假装是璞玉的小石头

你说琳琅皆美玉,但我只是一颗假装璞玉的小石头

大型ooc灾难现场

不定期填坑,随缘

备考期半神隐

德哈 爱情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麻瓜现代设定

※伪·女装大佬德拉科 x 阳光精英男哈利

※您的好友【按头小分队队长兼跑题小能手·石头】持续在线

※无脑ooc现场,HE,一发完


前情提要:

德拉科一伙人毕业旅行来到丹麦哥本哈根,在去蒂沃利公园的前一天晚上众人拼酒玩真心话大冒险,德拉科不幸中招且很荣幸参与其中并选择了大冒险,潘西指定德拉科从酒店到蒂沃利公园一路穿女装并拍下视频作为证据,而德拉科喝多了也没听清就答应了,第二天看着自己醉酒后拍下的视频还没来得及想出对策就被潘西套上一套Lolita洋装,推到了地铁站门口...


以下是正文:

“潘西·帕金森,你完了”看了眼地铁里不算少的人群,在低头瞥了眼自己身上还算合身的裙子,德拉科回头恶狠狠道

而他身后的女孩仿佛感受不到对方杀死人的视线一般,笑眯眯道“年轻真好。亲爱的小龙我们一会见”,说完拉着一脸看好戏的布雷斯离开了地铁站——


“你觉得他会遵守赌约吗?”

“马尔福的骄傲不会允许他做出违背赌约的事来,而且——”潘西不在乎的说着,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咯咯笑了起来,看着布雷斯、高尔跟克拉布面面相觑的脸“他身上除了那张单程地铁票和一部老式手机以外,什么都没有,他只能遵守赌约”

“可怜的小龙。但是 干的漂亮,亲爱的”

“谢谢夸奖”潘西面不改色的接受了这个称赞“我们出发吧,如果在蒂沃利门口他没有看见他的男装,怕是真的会疯呢”

“我很期待”


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景色,感受着身后或惊艳或好奇的目光,再一次的“潘西·帕金森,你完了。”如果不是潘西拍下那该死的视频还该死的没有给自己留下哪怕一克朗,人生地不熟又语言不通的自己绝对干的出违背誓言的事,我发誓。但是现在——“我该往哪走!!!”

“嘟——嘟——”看着好友死活不接的手机,德拉科捏了捏自己紧皱的眉头“潘西..布雷斯...高尔...克拉布...我恨你们”

“hej, du er i problemer?”

“Yeah. Can you speak English”

“Of course, you are British?I'm Harry”

“certainly。Draco”终于听到了母语的德拉科不经松了口气“我找不到去蒂沃利公园的路了,你知道怎么走吗”

“正好我也要去那附近,我带你一起去吧”哈利笑着眨眨眼“能为一位美丽的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

两人自哈利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一直静默着,最终受不了这么安静氛围的哈利勇敢的开口道“第一次来哥本哈根?自己吗?”

“恩,和朋友走散了”德拉科只是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

“你是来旅游的还是工作?”哈利不死心道“我的意思是,我是来休假的,或许我们可以一起”

“这里是我们定的最后一站”德拉科终于舍得回头看哈利一眼,看着对方如祖母绿般的眼眸笑道“你觉得我多大?”

“我们应该是同龄人吧,我工作3年了——不对吗”

“事实上,这是我的毕业旅行。”看着对方一副吃惊的样子,德拉科感觉自己有些阴沉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故意道“我看上去很大吗,可真是让我伤心啊”

“你看上去真的很成熟——不不不,我不是说你长得老,我的意思是 是...我很抱歉”

“你喜欢成熟的?”

哈利感觉自己头脑一瞬间短路了一下,而后才磕磕巴巴的解释道“不,我的意思是 呃助人为乐是美德,你为什么这么想”

“助人为乐吗”德拉科顿了顿“你还真是好心,好心人”

哈利看着不远处的蒂沃利公园,突然停下一把抓住德拉科的手腕道“不,只是对你...我的意思是...是......我可以留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德拉科回避话题“我到了,我的朋友在那里”

哈利没说话,只是注视着德拉科。终于“如你所愿,希望你不要后悔”

“哇哦~”看着哈利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后,潘西终于忍不住调笑“那是 爱慕者?”

德拉科只是从高尔和克拉布接过衣服,一言不发的进了换衣间,看到如此反应的德拉科,潘西跟布雷斯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没有理会一脸迷茫的高尔和克拉布笑的一脸暧昧。



在经历过前卫而疯狂的机动游戏和一场充斥着罗曼蒂克气氛的烟火表演后德拉科一行人终于在一家啤酒花园停下,一边品尝丹麦香肠和特伯格啤酒一边悠闲看着本土乐队的表演——

“不打算跟我们讲些什么吗,德拉科”潘西温柔的问

德拉科只是懒洋洋的回过头“我以为你早就忘记了呢”

“不不不,我以为我忘不掉,我们都忘不掉”

“潘西,那女装是你让我穿的”德拉科叹了口气“那路线也是你给我规划的,你们甚至在我迷路的时候不接我的电话”

“但是我没有让你勾搭男人,那个人知道你是男的吗”

“淑女,潘西。而且 那是他自愿的”德拉科摆出一副老子天生丽质,我也没有办法的样子

“你真冷酷,我的朋友”

“谢谢夸奖”


自从哥本哈根回来后,德拉科跟哈利每天私下都有联系,而且聊的越来越契合,哈利总能猜中德拉科心中所想,德拉科感觉自己遇上了知己。虽然有时候只是单纯的聊聊天,有时候只是在一个服务器打把游戏,有时候甚至一起探讨人生规划或者职场上的不顺心...德拉科越来越了解哈利——知道他出生在一个律师世家,父母都是业界有名的律师;知道他毕业于格兰芬多,喜欢足球和法律心理学,讨厌司法鉴定;知道他最爱Federation的Machiatto,不爱Espresso;知道他喜欢到处旅行,讨厌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知道他最近苦于父母安排的相亲...相亲——德拉科头一次感觉到了苦涩“不该这样的”


“潘西,我好像玩脱了”德拉科默默的抱住自己

“怎么,对方终于反应过来你是个男人并跟你划清界限了?这是好事,你之前不还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吗 现在终于清静了不好吗”

“不好,不该这样的。”

“......所以说,是你终于反应过来你喜欢上了人家。梅林啊,那就去告白啊,这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他以为我是个女孩”

“......要么告白、要么坦白,你没得选”


选告白——我知道他对我有意思,但是那是穿了女装的我,男装的我一定会被嘲笑死吧。那 坦白——然后被哈利作为骗子大骂一顿,最后老死不相往来。不不不 我不要这样,我喜欢他我想我们在一起——我喜欢他什么呢——喜欢 喜欢他那祖母绿一般纯粹的眼,喜欢他那干净富有活力的嗓音,喜欢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刚刚好的距离,喜欢他为自己的事思考然后逐条分析利害的认真,喜欢 他就是他......

原来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那 赌一把”


德拉科第一次知道原来等待是一件如此令人煎熬的事情,听着手机里的忙音,他有些退却了 要不——

“德拉科,我刚刚在开会,怎么了”

“我有两件事要告诉你——一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二 ”德拉科用力的闭了闭眼,心一横“我是个男生”

“......”回答他只是长久的静默,德拉科感觉自己的一腔热血被生生扑灭“不好意思 打扰了”说完便飞快的挂断了电话,任哈利后来怎么打也不接。德拉科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又像一个被生生挖去心肝的可怜人,好痛“哈利...”


德拉科不知躺了多久,等自己迷迷糊糊醒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砸门声,德拉科本来不想理会,突然想起纳西莎前两天曾说回来看他,才慢慢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门——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眼前

德拉科看着来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来人死死地抱住“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我以为”

“我也喜欢你,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下个月我们会去丹麦毕业旅行,你是不是也要去那里开会,那到时候见——明天我们要去蒂沃利公园玩,那是最后一站,把握不住别说我没提醒你。我的计划?晚上你就知道了——搞定了,你不知道要灌醉德拉科有多困难。布雷斯都把自己喝吐了——我才不是恶趣味呢,我可是为你的终身幸福考虑。明天上午9:30 就在酒店附近的地铁口爱来不来——先不要着急跟他搭话,以我对德拉科的了解,他一定会迷路,跟住他就好了——爱慕者,你这不行啊,德拉科跟本没当回事——现在局面对我们很有利,德拉科他开始在意你了,只是他根本没意识到。你需要刺激他一把懂吗!刺激!!——梅林啊,我让你刺激他没让你不回话啊,你这是伤害吧,活该不接你电话——最后一次,地址给你,自己把握吧 堂哥”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