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

你说琳琅皆美玉,但我只是一颗假装璞玉的小石头

大型ooc爱好者|主食德哈的杂食动物

备考期填坑随缘

原id:假装是璞玉的小石头

德哈 Without You 6

德拉科睡眼惺忪的端着咖啡来到了一家面包店的橱窗前看着货架上的面包,橱窗里的服务员则警惕的盯着他。啧 真没意思。德拉科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转身回到他的暂住地——公园长椅


回想起三个月前发生的事,德拉科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梦里父亲不仅大选失败,被政敌伺机赶出了国会,还被有心人趁虚而入吞并了马尔福家族的资产——听说还是母亲的亲弟弟,真狗血。扎比尼家和帕金森家也被折腾的不轻,听说布雷斯和潘西被家里人连夜送去了南非,也不知道一向作威作福的两人在南非还受得住吗?至于自己?德拉科抹了一把脸,自嘲的笑了,从高处跌落谷底的感觉,还真是非常不好呢。


也不知道哈利还好吗?德拉科盯着不远处的灌木丛有些失神。大抵是好的吧,没有自己做拖累,他又什么不好的呢?

想到这德拉科又咧了咧嘴。哈利·布莱克,布莱克家的小少爷,那个人……到底知道他的教父的所作所为吗?那他接近他、和他在一起,是不是也是为了……想到这里德拉科怔了怔,比脑子更快否认到“不!他不知道!他是爱我的”

德拉科沉默一会儿,像是说服自己一般重复“德拉科,哈利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他是爱你的,你怎么可以怀疑他、不信任他”

想起分别时哈利的不舍和焦急,德拉科的心涩的发涨。就算你是故意的,我认栽了还不行吗


德拉科将手中的咖啡杯团成一团丢进不远处的垃圾桶,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并不算整洁的衣领。我想你了,我想见你,哪怕只是远远一瞥



德拉科最后也没能去见哈利,一出公园门的他被一伙人架到了车上

“你们干什么!这是绑架”德拉科使劲挣扎但没有成功

“我们无意冒犯”坐在副驾驶的人回头慢条斯理到“介于您欠我们老板的钱实在太久了,我们老板希望能见你一面当面聊聊”当面聊聊四个字说的意味深长,德拉科感觉就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将自己紧紧缠住,遍体生寒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德拉科强装镇定“贩卖器官是违法的”

“哈”坐在副驾驶的人被逗乐了“实际上,我们并不做这类生意”

“那你们……”

“只需要你付出一点小代价,我们之间的账一笔勾销”

“什么代价……”

坐在副驾驶的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德拉科,暧昧的笑了

本来还想追问的德拉科闭上了嘴,心底暗自祈祷千万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样

“啊,对了”坐在副驾驶的人并不想轻易放过他

“什、什么”德拉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那方被德拉科紧张的神情取悦了“麻烦你戴一下眼罩,毕竟像我们这样的人……这是规矩你是能理解的吧”

不不不,我并不是很能理解。德拉科乖乖戴上眼罩在心里默默吐槽到


&&&

石头:我居然开始填坑了,自我感动。按照这个速度,下章就是见面真相大白的时候了...吧_(:з)∠)_

德亚 德拉科·马尔福的真香体验

※送给闺蜜的小甜饼,甜不甜不知道,腻倒是挺腻的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



德拉科在过去的二十年来从没幻想过自己会跟什么样的人携手一生。婚姻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场关于纯血利益的结合。运气好点的话,相敬如宾并不难做到,但至于像自己父母那样恩爱——

“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好运的。”


德拉科本以为他会一直这样理智下去,理智的听从父母的安排结下一门对双方都有益的亲事,理智的娶妻生子接手家族企业、然后等过了一二十年再理智的为孩子定下一门双赢的亲事……理智却又索然无味——可现在,德拉科看着坐在自己身旁安心看书的阿斯托利亚,心想或许自己也可以不那么理智

阿斯托利亚是扎比尼的表亲,如果不是扎比尼拜托自己照顾一下准备报考圣芒戈的利亚,或许他们还会像在霍格沃兹上学时那样,毫无交集,然后各自按着自己的人生轨迹走下去……

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有了交集,我们也会有未来的。德拉科若无其事的收回了停留在阿斯托利亚身上的目光,并在对方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抿了口凉透了的红茶



在感情方面德拉科一直是行动派,发现自己心动的德拉科第一时间向阿斯托利亚表了白,对此阿斯托利亚表示非常感动,然后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你喜欢我什么?同院整整七年你都没喜欢上我,现在不过短暂的相处你却告诉我你喜欢我,这又是什么新的整人节目吗?”阿斯托利亚紧紧盯着德拉科的脸,好像他一点头说是就会给他一拳似的“那可真不是一个绅士行为”

“我也说不清楚”德拉科有些苦恼的思索着“但.......你还记得那天的裙子吗,你穿起来真的很漂亮”

阿斯托利亚一时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先松一口气还是应该先打德拉科一顿好“裙子?漂亮?你认真的?呵、所以说你根本喜欢的就不是我这个人!而是一条裙子!!不管是谁穿上那条裙子你都会喜欢上她的对吧——德拉科·马尔福,你真是一个混蛋!”

德拉科有些茫然的看着起身要走的利亚“不——你听我解释,我——”可利亚并不打算理他,就在阿斯托利亚准备幻影移形的那一刹那,德拉科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利亚,厚着脸皮喊到“小姐姐你不要走!听我说完好不好嘛!?”

德拉科没有想到,原来有一天他也会像扎比尼那样毫无下限的叫一个小姑娘“小姐姐”,可在爱情面前,脸皮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理会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德拉科镇定自若牵起有些僵硬的利亚撒娇道“小姐姐~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呀”


“说句肉麻点的话,当你穿着那条裙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完美符合了我对穿裙子这件事所有的想象。也许在你的眼里我是在敷衍或者开玩笑。不过没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我们错过了太多太多,那条裙子或许就是一个契机,一个让我们去挽救的契机,一个让我愿意去了解你的契机,所以 别拒绝我,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好”



接下来的一个月,利亚彻底刷新了对德拉科的感观——说好的蛇院领袖从来说一不二呢?说好的斯莱特林人精明油滑从不轻易付出呢?说好的马尔福家少主矜持有礼冷漠的一逼呢?传言误我!!

阿斯托利亚心很累,真心地不想认识眼前这个热情鲁莽的好似格兰芬多蠢狮子的德拉科。这一定是个假的马尔福!!可 我竟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欢喜??


阿斯托利亚觉得自己大概、可能、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心动了。毕竟又有谁能拒绝一个看上去明明是个冷漠精明的人,结果对自己却暖的像个格兰芬多的人呢?

阿斯托利亚看着在半空中做练习的,不由的乐出了声,然后低下头假装认真看书,可脸上的热度骗不了人,嘴角的笑意也骗不了人

“刚刚我的表现怎么样?”刚一回到地面就拎着扫把凑过来的德拉科得意洋洋的昂着下巴,就像一个等待主人夸赞的小狗“你刚刚一直在看我,我都发现了”

阿斯托利亚感觉自己更热了,故意不接德拉科的茬“骑飞天扫把的感觉怎么样啊,看上去好好玩啊”

“很舒服啊,你想想天地之间只有自己骑着飞天扫把遨游,感觉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德拉科看着一脸神往的阿斯托利亚,突然心思一动“要不,要不我带你上去试试”

阿斯托利亚有些犹豫,德拉科站在一旁也不催她,耐心的等着阿斯托利亚的回答,终于“我......试试?”


德拉科喜笑颜开的伺候着利亚上了扫把,又死皮赖脸的做了上去“我教你”。德拉科心里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利亚接触飞天扫把的机会一只手都能数过来的,这不正是自己这个正经的魁地奇队员大展身手的机——

德拉科还没有来得及畅想完美好的未来,就被利亚‘粗暴’的飞行模式吓到尖叫“啊啊啊你慢点啊!!——树树树!!!——拐!!快拐我们要撞墙了!!!”

短暂而惊险的路途终于在阿斯托利亚猝不及防的急刹中结束了,一落地,德拉科立马翻身下来站在她的面前“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上学的时候难道霍琪夫人没有告诉过你每年因为飞行扫把驾驶不当受伤的人有多少——”德拉科的长篇大论在阿斯托利亚越来越低落的神情里烟消云散“我、我没有怪你……我只是、只是......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没关系的我们慢慢来“

阿斯托利亚沉默着摇了摇头

德拉科心里有些着急,急忙道“我都把我的命交给你了,我们再来试一次好不好”

利亚抬头看着眼前明明着急的不行却还要故作镇定安慰自己的德拉科,突然觉得一个月前所有的纠结、顾虑都不重要了,就当是自己冒一回傻气吧“我们在一起吧”



“不管是家族联姻,还是自由恋爱,婚姻对每一个人来说都说都是必不可少的。至于你的结婚对象嘛——不是每个人都像你祖父母那样幸运的,除了我”德拉科这样教育自己年纪年纪尚幼的孩子


END

ggad 真相是真

阿不思·邓布利多逝世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是个糟糕透顶的阴雨天。这间关押着古今最危险的黑巫师的牢房被一层厚厚的雨雾笼罩,宛如一道有色版静音咒牢牢罩住了端坐在屋里的那个人。任身后的人讽刺也好挖苦也罢就好像听不到一样,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雨了。盖勒特有些恍惚的想到,就像当初自己那么决绝的离开那个人的时的那么大,就像自己跟那个人世纪对决时的那么大。


可是那个男人死了,他死了。盖勒特扯了扯嘴角想要做出满不在乎甚至大仇得报的表情,可脸上冰凉的触感在提醒他——他哭了。发觉自己流泪的盖勒特陷入了更加古怪的沉默,这让原本寂静狭小的牢房变得更加压抑。从房间里走出来的人并没有着急离开,他一动不动的盯着关上的门,好像透过这扇门就能窥探到屋里人的真实想法似的。半晌,男人终于放弃了似的幻影移形离开了塔楼——


呼啸的风声裹挟着雨水拍打着塔楼,发出让人发毛的呜呜声。不知过了多久,风雨声中渐渐夹杂了一阵含糊压抑的哭喊声——“阿尔……”


盖勒特的一生只追求“更伟大的利益”,要说有什么曾牵绊住他前进的脚步,或许戈德里克山谷里那个耀眼的少年会告诉你答案


尽管盖勒特对此嗤之以鼻,但邓布利多的特殊性却是人们不容忽视的事实。面对自家一群想要八卦却又只敢私下里编排自己的下属们,盖勒特只甩下一句“我们曾经亲如兄弟”便张扬而去,留下被抓包的下属们面面相觑


窗外的雨下的更大了些,作为唯一的连接着外面的世界的小窗户此刻被雷声震得嗡嗡作响。可盖勒特就好像感受不到似的,他沉默的盯着那扇小窗户,思绪却飘到了在与邓布利多分手后的为数不多的几个雨夜,盖勒特总喜欢在那一天把自己锁在一间小屋子里,那时他总回想起他们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初遇时天真浪漫的他、畅想未来时神采飞扬的他、初尝禁果时羞涩而热烈的他、将一颗真心奉上与自己立下血盟的他、争吵时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火光绝不退步的他、拒绝和自己一起离开的他……邓布利多就像一抹阳光照进了盖勒特灰暗人生里,可盖勒特忘了,阳光不仅使人惫懒,有时还会灼伤人。


邓布利多注定和他没有结果——阿利安娜的死终让他避无可避的面对了这一事实


盖勒特有些苦涩的勾了勾嘴角,如果、如果当初我留……不!我不会留下!他也不会跟我走!这是注定的了——我们是注定的对立面。盖勒特对自己说:想想看盖勒特,你又为什么去招惹那个少年,他对你有利你才会这样的,不是吗?


盖勒特年少闲来无事曾做过一个预言:在戈德里克山谷将会出现一个少年,而他将会跟那个少年纠缠一生,爱而不得,注定分离,再见时便是死敌。

盖勒特本来对此毫不在意,可姑婆寄来的一封信引起了他的注意。嗬、就让我看看,那个注定与我纠缠一生的人到底长什么样,要是他徒有其表,我就杀了他


后来,预言应验。但盖勒特并不后悔,如果还能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去那个山谷与你相遇


盖勒特在对自己有用的人时从不会付出半分真心,偏偏到了邓布利多这里出了意外。


或许是那些天相处的太愉快,或许是少年脸上带着羞涩和坚韧的神情取悦了他。盖勒特常年被冰霜覆盖的心软了片刻,等他回过神来早已将那句承诺奉上,换来了少年更热情的亲吻——不论何时,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梅林在上,不论何时,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我保证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盖勒特不屑的扬了扬下巴“举起你的魔杖,给我一个痛快吧——邓布利多”盖勒特闭上眼有些坦然的等待着邓布利多的宣判。但他什么都没做,他将盖勒特锁在纽蒙迦德最高的塔里“我们从此两清,盖——格林沃德”

盖勒特嗤笑了一声“早就两清了”


“邓布利多死了,我可以发给你自由,只要你肯跟我们合作”

“……”

“听说你是个先知,那你一定知道我的主人——伟大的伏地魔阁下,你未竟的事业我们都能帮你完成,该怎么选择想必你心里已经有数了”

“……”

“你难道不想出去吗?去看看邓布利多的下场,那一定很痛快”

“……”

“我警告你,肯帮你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诚意了,你别得寸进尺”

“……”

“……希望你不要后悔”


希望我不要后悔?呵,可我早就后悔了。盖勒特嘲讽的勾了勾嘴角。“邓布利多……”熟悉的名字在盖勒特的舌尖滚了滚,微不可闻的声音里夹杂着给爱人的温柔“阿尔……”


阿尔,我后悔了

可我从不后悔对伟大的事业的追求

我只后悔,在那个雨夜丢了你


“你来了。”盖勒特早已恢复往日的冷漠,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人说到

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呢,我的阿尔

“我想你会来的……总有一天。但是你此行毫无意义。我从没拥有过它。”

我一直在告诫自己,我有'更伟大的利益'要去追求,少年人的感情只是锦上添花可有可无

“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谎话说多了,自己都信了……到头来我才明白,我内心深处的渴望从来不是什么'更伟大的利益'或者'一个崭新的世界',而是多年前在那个夏日里遇到的少年

“杀了我吧!你不会赢的,你不可能赢的!那根魔杖决不会,永远不会是你的——”

不论何时,阿尔,我永远不会伤害你——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


盖勒特露出被关进塔楼里的第一个真心而满足笑容,他看见那个少年踏着夏季正午耀眼的阳光来接他了“阿尔”


ggad 真相

※一个毫无营养的小段子


有预言说伟大的邓布利多有能征服黑魔头的力量,所以整个欧洲的人都想让邓布利多早日跟盖勒特对上。盖勒特对此不以为意,心想就算是看在血盟的制约下邓布利多也不会把我怎么样,但样能名正言顺的见到他——盖勒特心里突然泛起一阵的期待——哪怕是见一面说说话呢,我有好久没看到阿、邓布利多了。


不光盖勒特和魔法部的人期待着邓布利多找上门来,盖勒特的手下们也想邓布利多早日找上门来,不管是对他们的领袖有着非凡的意义还是有足以征服领袖的实力,都足以让他们八卦的心躁动不已,有胆大的甚至偷偷开设了赌局,赌邓布利多什么时候找上门来、赌邓布利多是不是真的跟他们的领袖有一腿


可大家翘首以盼了半天,邓布利多根本不搭理这茬,安安逸逸的窝在霍格沃兹沉醉在学术研究和教书育人的快乐里,顺手推出纽特让他寻找丢失的神奇魔法动物的同时顺便收拾一下格林沃德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不——”

“我不能和格林沃德对抗”

好吧,纽特并不想知道这句话的背后有什么,但——

“邓布利多为什么这样喜欢你?他就这么喜欢你?你以为邓布利多会为你哀悼吗?”

看着怒气腾腾的格林沃德和身后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纽特很委屈,纽特不想说话


“我们曾亲如兄弟”是他们给世人的借口,隐藏在其中的是“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知道真相的纽特眼泪掉了下来

他们说,眺望摩天轮的人都是在眺望幸福

我的心 不后悔 折折叠叠都是为了你
我的泪 流不尽 纠缠在梦里夜里的负累
我的心 不后悔 反反覆覆也是为了你

汤德 We Belong

※28岁的汤姆·费尔顿 x 18岁的德拉科·马尔福 【触雷预警,请自行回避】

&&&

-1-

德拉科最近睡得很不踏实,他总会做一些很奇怪的梦,梦里有会飞的扫把、长相丑陋的小精灵、令人恐惧的鹰头马身兽和无鼻男、一群举着魔法棒狞笑的人群......但更多的时候,德拉科会梦见一个有着翠绿色眼睛的男孩,然后心痛着挣扎着醒来,望着窗外的灯光独坐到天亮


“昨天晚上又失眠了?”当德拉科端着托盘路过吧台的时候,汤姆叫住了他“又梦到有巫师要来抓你了吗?需不需要我来帮你联系一下心理医生啊?”

德拉科拒绝了汤姆的提议,再三表示自己很久没有做梦了才让汤姆打消了这个念头“你快点上舞台吧,今天来酒吧听你唱歌的姑娘可不少呢,你再不上去她们怕是要吃了我呢”

汤姆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抱着吉他走上了舞台

为最后一桌顾客送上特调的鸡尾酒后,德拉科回到了吧台朝德瑞克要了一杯鸡尾酒,并毫不意外的得到了一杯特调果汁,德拉科毫不在意的抿了一口,然后懒洋洋的靠在吧台上看着舞台上的那个男人弹吉他唱歌“马马虎虎”

德瑞克好笑的看了眼德拉科,没说什么继续低头收拾着吧台。德拉科也没有在意,只不过望着台上的男人不禁想起了过往


德拉科和汤姆很相像,最初人们都说德拉科是费尔顿早年在外欠的情债终于找上门了。可事实是德拉科是汤姆从酒吧的后门捡到的,汤姆说看见他的时候还以为看到了一具尸体。德拉科对此总是嗤之以鼻:就算是尸体我也是最好看的那具尸体。汤姆对此只是一笑了之,后来汤姆想要送他回家,可是德拉科总是想不起自己家的位置,不光如此 德拉科惊恐的发现自己失去了几乎全部的记忆,汤姆没法只好收留了他,这一收留就直到了现在

刚刚来到的酒吧的德拉科让人们着实新鲜了一把,每天都有女顾客排着队点名要求德拉科为她们服务,然后拉着德拉科要他陪着她们喝酒...这时候汤姆总会走过来把德拉科拉到自己身后,对着女顾客假意抱怨德拉科来以后都没人愿意听他唱歌了,然后女顾客们就会哈哈一乐,转而簇拥着汤姆去舞台唱歌。后来每当德拉科看着站在舞台上唱歌的汤姆的时候,心里总是胀胀的,好像有什么就要呼之欲出的感觉,可——

“你的眼睛不是绿色的,那个有着绿眼睛的男孩到底是谁?”德拉科注视着手中的果汁,低声嘟囔着“到底是梦是现实,还是现实是梦?”


“小鬼,怎么了?”德瑞克一把按在德拉科的头上使劲揉搓“汤姆唱完歌了,快点去清场回家啦”

德拉科一把挣开了德瑞克的手,气鼓鼓的掏出一把小镜子梳理自己的头发。德瑞克就这点不好,总是喜欢故意弄乱自己的头发,弄得跟那个绿眼睛男孩一样的乱糟糟的鸡窝发型......想到这德拉科突然顿住了。这可不是个好征兆,那个绿眼睛男孩到底是谁,我一定要弄清楚


-2-

“德拉科,快醒醒,跟我走”

母......母亲......怎么......

“德拉科,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什么机会?母亲你要做什么......

“走吧,快走,再也不要回来”

不,我不走!母亲,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离开

“忘了我,忘了这里的一切,好好活下去”

不......

“一忘皆空......”

不!!


“不!!”德拉科大叫着猛地坐了起来,然后又因为用力过猛跌了回去。他按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越发肯定自己遗忘了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我母亲怎么样了......为什么会成现在这样”


房门猛地被人打开了,德拉科抬起头就看见一脸焦急的汤姆飞奔进来抱住自己“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德拉科看着为自己担心的汤姆,内心竟意外的平静下来。汤姆总是能让他感到温暖,他会关心他、他会爱护他,不像梦里那个绿眼睛男孩总是会拒绝他、伤害他......想到这德拉科猛地抱紧的汤姆,汤姆被德拉科突然的撒娇弄得一愣,还以为眼前的小孩因为噩梦着实吓得够呛,好笑的拍了拍德拉科背“好了好了,那都是梦不作数的。我在这里,没事的啊”

德拉科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抱着汤姆,汤姆没法只好拍着德拉科的背轻声哄着他入睡,睡着前 德拉科对自己说:

为什么我想到自己喜欢的人不是你会那么难过?

我对你的在意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爱的难道不应该是梦里的那个男孩吗?

你总说梦里的事不作数,可为什么我总觉得那才是真实呢?


-3-

从那天以后,汤姆感觉德拉科突然疏远了自己。问德拉科怎么了他总是会翻个白眼说自己想多了,然后又自认为悄无声息的离自己远远的;问德瑞克怎么看,德瑞克只会拍着自己肩大笑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是件好事,自己应该给他空间而不是压力......

“德拉科不是小孩子了”汤姆一本正经的更正德瑞克

“好吧好吧,那是什么呢?”德瑞克突然一脸暧昧的凑了过来“老实说,要不是你俩长得太像了我还以为你给自己找了一个童养媳呢”

“嗨——”汤姆心跳一滞,急忙想要解释

“别解释”德瑞克了然的拍了拍汤姆的肩“我懂,都懂”

你懂个屁啊......汤姆心累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酒吧的另一头,德拉科也被一个人截住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德拉科,好久不见”那个有着绿眼睛的男孩,站在德拉科的面前说道

那一瞬间德拉科突然想逃,心中隐约的猜测在这个男孩出现的那一刻被得到了证实——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白发苍苍的老人被自己逼得跳楼是真的,看着眼前的男孩死过一回是真的,自己的父亲被关在监狱是真的,家里被警察模样的人查封是真的,自己和母亲被追杀是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是他忘了

“我不认识你,你要干什么?”德拉科的脸惨白,腰身却不由自主的挺直——这是看着眼前男孩的本能反应

“嗨,放轻松。德拉科”男孩试图安抚德拉科“你的母亲拜托我来找你,但是时间通道总是把我带错地方——我知道纳西莎夫人给你施了遗忘咒,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恢复记忆——”

一听到男孩听到母亲,德拉科猛地上前一把抓住他“你把我母亲怎么样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什么都不干,你母亲求我帮你带回去!”男孩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开“如果你不想知道你失去的记忆到底是什么,如果你不想见到你的母亲你就继续这样下去”

德拉科的脸色又白了几分,绝望的松开了男孩的手

“好了,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我先恢复你的记忆好吗?”男孩想要安抚一下德拉科,最后只是握着拳头低声道

德拉科点了点头,带着男孩回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看,我就说德拉科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别担心了伙计”不远处德瑞克揽着汤姆的肩不怀好意的调笑着

汤姆没有说话,只是紧锁的眉头出卖了他的想法


-4-

德拉科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有自己曾被哈利拒绝的手,有在决斗俱乐部被哈利击倒后的不甘和在魁地奇场看着哈利抢到飞贼时的自豪,有看着哈利与火龙决斗时的担忧和看着他和他的女伴起舞时的妒忌,有他曾为了哈利跟韦斯莱、格兰杰和那个不知所谓的秋 张作对,也有曾为了哈利背叛自己的家族和效忠的黑魔王......还有大战结束后哈利出乎意料的出庭为自己和马尔福家作伪证,让自己和母亲有了苟延残喘的机会以及魔法部出尔反尔派人来庄园暗杀自己和母亲,被逼无奈的母亲只好动用禁书将自己送进时间隧道......


“我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德拉科喃喃说着,发现自己的嗓子哑的发痛

哈利踌躇了一下,上前拍了拍德拉科的背"纳西莎夫人没事,幸亏我们发现的及时,她现在过得很好......现在的魔法部已经不是你走前的那个魔法部了,跟我回去好吗?纳西莎夫人很想你"

德拉科有些失神的望着哈利,脑海里突然出现汤姆满怀关切的眼神“我......”

“德拉科”哈利打断了他的话“审判结束后我想了很久,我们斗了七年,成为死对头七年,可这样的你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而我能顺利通过时光通道找到你,是不是也证明了我对你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

德拉科低头不去看哈利满怀期待的眼神,半晌“你对我来说确实独一无二......”德拉科顿了顿,又接着说“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人,我知道我没有办法成为你的朋友后就告诉我自己:没关系,那么多人想成为你的朋友又怎么样,只有我一个才是你的死对头,只要唯一、只要你注视着我就够了......我是为你做了很多打破马尔福规则的事,我也曾以为那是爱,可那只是一种不甘心”

德拉科抬起头注视哈利“我曾把不甘心当做爱,可是 哈利,不甘心终究不是爱。我们之前的情感纠葛、利益牵扯太多太多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感情,但我明白 那不是爱。所以......”

“是那个男人吗?”哈利早已没有听到德拉科承认时的狂喜,一脸冷漠道

“什么......”

“那个跟你长得很像的男人,我能看得出来他对你不一样”哈利有些无力的勾了勾嘴角“我们的七年,还是比不上别人的几个月”

“不是这样的......”德拉科想要解释,却被哈利打断了“但是德拉科,你不爱我没关系,那纳西莎夫人怎么办?你不打算跟我回去了吗?”

德拉科默然,一时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静默


房门突然被人打开,门口站着的是不知道听了多久的汤姆“回去吧,德拉科。那是你的家啊”

德拉科有些惊讶的看着门口的男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5-

德拉科最后还是跟哈利离开了这里,悄无声息的


德瑞克曾问过汤姆那天他上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不管怎么问汤姆只是沉默着喝酒不说话,德瑞克看着这样的好友,只好叹息到“你真的动了感情?”

“......嗯”汤姆放下手中的酒杯,对德瑞克笑嘻嘻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收留德拉科吗?”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汤姆重新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太像了......我们真的太像了,我一看就知道,我跟他是一类人,有时候我都怀疑他真的不是年轻的我穿越来的吗?”

“你醉了,汤姆”

“我没醉”汤姆大声反驳道“德瑞克,我从不知道醉”

“你醉了,汤姆”

“我没有,德瑞克。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清醒过,丹尼尔死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我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都是因为我他才会死......如果我不是该死的费尔顿家小少爷,如果他不是该死的卧底警察......警察爱上黑道少爷,真是讽刺啊......”

“汤姆......”

“所以我对自己说:汤姆,你自私的爱害死了你爱的人,你还有什么脸去爱人呢”

“......”

“可我还是对德拉科有了不一样的感情,直到那天德拉科说:他曾把不甘心当做爱......我才发现我原来也把愧疚当做了爱......我们真的像,太像了,以为自己有此生挚爱,以为彼此只是自己一时的错误,直到他走我也没能告诉他,我也爱他......你说这样的我,是不是太失败了”

“我听到了,你爱我”德拉科的声音突然从汤姆的背后响起

汤姆想受到惊吓般猛地回头“你怎么......幻觉吗?”

德瑞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被质疑是幻觉的德拉科一把上前揪住汤姆的领子“需不需要我给你一拳才能证明我是真实的”

“可你......”汤姆依旧迷茫

“如果那天你在门口听的够仔细”德拉科慢慢勾起一抹坏笑“能够顺利通过时光通道找到你的唯一办法就是,首先来说我对你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别狡辩,我找到你了”


&&&

石头:没想到有生之年我真的会写水仙向...... 有人说我现在的文风没有以前甜了......我这个人经不起批评,你批评我,我就——不写啦2333

这是一个新婚礼物……希望我朋友看到它以后我还能保住我们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