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是璞玉的小石头

你说琳琅皆美玉,但我只是一颗假装璞玉的小石头



感谢关注和喜欢,每条评论我都很珍惜,虽然语言贫瘠做不到每条都回。我爱你们啾啾啾💛💛💛



垃圾写手,自娱自乐,ooc重灾区

德哈 勇往直前还是一忘皆空 3

※原著战后向 ooc出没
※您的好友【德拉科·套路王·马尔福】已上线
※关于婚礼借鉴的是暮光之城 爱德华 x 贝拉 的婚礼
※传送门:12

以下是正文:

离开三把扫帚后哈利并没有直接回格里莫广场12号,而是先绕道去办公室取回了那封被自己刻意遗忘在桌上的请帖

一进屋哈利就直奔卧室把自己锁了起来,把那封带有马尔福家族徽章的请帖扔进了一个明显不是格兰芬多风格的箱子里——跟那个“哈利波特臭大粪”徽章、磨损严重的金色飞贼、皱皱巴巴的纸鹤以及德拉科怎么讨要始终装傻做痴就是不还的山楂木魔杖一起,被关进了那个箱子。做完这一切后哈利把自己扔进床里企图睡着,但脑海里有个人总是搅得他不得安生——那个陪自己第一次骑飞天扫把的德拉科、那个一天几十次提及自己而被父亲呵斥的德拉科、那个作死扮成摄魂怪吓自己的德拉科、那个在课堂给自己飞纸鹤的德拉科、那个做了徽章却不带的德拉科、那个在马尔福庄园明明认出自己却否认的德拉科、那个明明可以反抗却束手就擒的德拉科、那个明明自己怕得要死却奔向自己的德拉科、那个在舞会角落跟自己接吻的德拉科、那个为自己准备礼物却差点掉进黑湖的德拉科......有关他,一点一滴全都刻骨铭心——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是特别的。想到这哈利一把就从床上弹起,从箱子里拿出了那封请帖——

 

“...所以你把我绑到这里是做什么,傲罗队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早就已经结束了,这次是你先提起的总该作数了吧——我跟利亚过得很融洽,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来搅乱我的生活了——你们傲罗还有没有巫师的守护者的自觉,我要告诉我...我要起诉你!——你这个人到底要干嘛,从始至终都是跟着你的想法走,我真是受够了!你说我们在一起就在一起,你说我们结束了就结束了,现在你又想干嘛,我告诉你——”

“无声无息”

“!!!”

不理会那人的挣扎,哈利只是有些局促的坐下,等对方平静了些后才干巴巴的开口“我是个傻瓜,有些事情事到如今才想明白。我喜欢...不,我爱你。我爱你,德拉科。从一开始的时候你就是特别的,是我一直没有发现。我以为时间会冲谈一切——就像巫师们不在敌视前食死徒大家和平共处那样,我以为我会忘了你,忘记这该死的荷尔蒙。但是我没有,我知道你是黑魔法伤害科的主治医生,下个月将要外派法国。我知道你每周三下班都会陪阿斯托利亚去蜂蜜公爵糖果店买椰子冰糕和草莓巧克力球,然后一起给高尔送去。我知道你为了能多一些跟阿斯托利亚相处的机会,所以申请成为一名除忆师并在每周末带她去麻瓜世界约会——有时候是吃饭,有时候是看电影或是散散步之类的——毕业这两年来,有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以为这只是作为一个傲罗的职业习惯,直到我看到了那封请帖——我骗不了我自己了”哈利注视着德拉科的眼睛哽咽道“但是我也知道,你为了现在的这一切付出了多少努力——我很庆幸在你辛苦挣扎的时候有阿斯托利亚在你身边,支持你、鼓励你——而我,都不在。赫敏跟我说,一个格兰芬多总有选择并追求真爱的勇气,现在我把这份勇气连我迟到的真心一起捧给你,你愿意要吗”

哈利不知何时早已单膝跪在在德拉科面前,手心朝上托着属于自己的冬青木魔杖,小心翼翼的朝那人又送了送,言语带上了不自知的祈求和紧张“你愿意吗”

可回答他只是长久的静默和一动不动的身形。哈利看懂了他的回答,只觉得自己整颗心就像有一双大手在毫不留情的碾压,痛却说不出口——最后,哈利只是沉默的点点头,举起魔杖“一忘皆空”

 

把德拉科送回圣芒戈后,哈利就消失了,赫敏跟罗恩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平静的生活给了巫师们健忘的权利,巫师们就像忘了哈利·波特的存在似的一如既往的生活——只不过少了对救世主狂热的崇拜和对其私生活探究的热枕,仅此而已。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明天就是德拉科跟阿斯托利亚的婚礼了,赫敏对于明天哈利是否会出现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她明白两人之间有多少的阻碍在等着他们了——救世主跟前食死徒,梅林啊 你以为这是在拍麻瓜电视剧吗?有爱就足够了?世界也为你开道了?天真

 

婚礼如期在马尔福庄园举行,赫敏跟罗恩作为阿斯托利亚的同事也来到了庄园,看着婚礼现场的布置——那引人注目的“花瀑布”——数万朵白色紫藤花从屋顶垂下,宛如走进一座郁郁葱葱的白色森林,它们被那些长长的轻而薄的白色绸带装饰着。赫敏突然想起哈利曾对她说过“白色紫藤代表爱,是醉人的恋情,也是深深的依恋。同时,它还有一层更为极致且浪漫的寓意:为情而生,为爱而死。赫敏,将来我的婚礼 一定要有白色紫藤花瀑布,这是我最深情的告白,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帮我”——回忆里还有哈利略带羞涩却充满希望的笑容,她却站在本应属于哈利的婚礼现场看哈利喜欢的人跟别人结婚,这到底算怎么回事

 

婚礼开始了,德拉科在一个有很多鲜花倾泻下来的拱门前站着,等着属于他的新娘——半晌都没有人出现,来观礼的人除了赫敏和罗恩却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依旧镇定自若的坐着,脸上的笑容一丝都不曾僵硬过——赫敏突然觉得很紧张,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下意识紧紧拽着罗恩的手,罗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低声安抚着赫敏

终于——

“德拉科,虽然你可能不记得我了 但我还是想再试试——我是哈利,哈利·波特——你愿意做我的爱人吗”

——“你迟到了,My love”德拉科只是笑着转过身向来人伸出了手

一个小彩蛋:

“所以你没忘?跟阿斯托利亚也早就结束了?那你——”

“我的大脑封闭术一向学的比你好。我跟利亚更多是相互扶持的亲情,我早就跟她说清楚了,而且她也快要结婚了。最后,我很好奇格兰芬多的蠢狮子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