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是璞玉的小石头

你说琳琅皆美玉,但我只是一颗假装璞玉的小石头



感谢关注和喜欢,每条评论我都很珍惜,虽然语言贫瘠做不到每条都回。我爱你们啾啾啾💛💛💛



垃圾写手,自娱自乐,ooc重灾区

德哈 勇往直前还是一忘皆空 2

※原著战后向 ooc出没
※传送门☞:1

以下是正文:

毕业前夕,就在学生们苦哈哈的刚刚结束了O.W.L.s考试,《预言家日报》刊登了一起订婚启事——马尔福与格林格拉斯即将联姻,究竟是真爱还是一场阴谋。哈利还记得那天天很蓝,阳光正好,大厅处处透着温馨和热闹,可自己却犹如坠入冰窟的寒冷、无助 他想大喊大叫,他想质问德拉科他算什么——他算——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吗?可是哈利只是面色苍白的走向德拉科扯了扯嘴角“祝福你,德......马尔福。”

哈利知道德拉科是喜欢自己的,但他也或多或少的喜欢阿斯托利亚——没人会讨厌一个美丽又亲和的小姑娘,而且还是一个出身于"纯血二十八家"却否认"麻瓜如蝼蚁"观念的小姑娘。哈利曾遇见过几次阿斯托利亚,在他跟德拉科‘约会’的时候——那个善良单纯的姑娘没看懂两人的亲密,只是调笑两人还在死对头时候肯定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有做朋友的情景,每当这时哈利总是被深深地内疚和自责包围着,但他舍不得离开德拉科。哈利看着德拉科跟阿斯托利亚在大厅接受大家或真或假的祝福和调侃,明明站在热闹的大厅里,却好像被无形的玻璃罩罩住,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你知不知道那晚你跟金妮偷跑去霍格莫德喝的烂醉如泥的样子出现在《预言家日报》上让我们有多担心吗?罗恩那个傻瓜还以为你们终于和好了,那场烂醉不过是跑出去庆祝却不小心失了分寸,甚至还开心了好几天!结果呢?你居然是为了他!”

哈利张了张嘴想要解释,最后只是沉默的低头喝着新送上来的黄油啤酒。

“算了,其实罗恩也明白,只是一时无法接受你们真的分手的事实而已——但你知道的,无论如何韦斯莱就像你的家一样”

“是的,确实。”确实就像,但那不是。

“那么,或许我们能谈谈八年级的天文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赫敏按住想要逃跑的哈利“从那开始,一切都乱套了。你别告诉我你是终于厌倦了光明的救世主形象而要做一个无所事事流连花丛的扎比尼了!你知不知道你‘交往’的男女巫师们都可以一起打场魁地奇比赛了?你养活了多少报社啊,你可真是救世主啊我的朋友。”

哈利放弃了挣扎,耸下肩膀——终于还是到了开毕业舞会的那一天,舞会开始前一个月麦格校长曾找到哈利,希望哈利可以在舞会开始前讲几句话,哈利无法拒绝只能答应。

那天哈利准备去大厅和教授们集合前德拉科在门口截住了哈利并悄悄塞给他一只纸鹤,上面写着“Wait for me here”带着没理由的甜蜜和窃喜,哈利站在舞台背后羞红了脸一边默念着“Wait for me here”一边用余光搜索着铂金男孩,可他看到什么了呢?他看到在舞会门口的柱子旁拥吻的两人——煞白着脸的哈利根本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拒绝了多少女孩们的邀舞,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站在天文台上望着满天的星星,毫不费力的一眼找到天龙座——“原来我是如此的注意你啊”德拉科不知何时也出现在天文台上“我很抱歉,但是我没办法——我”

“我们结束了, 德拉科”

德拉科当时是什么表情呢 有点震惊,还有点伤心,更多是哑口无言。他好像要对我说些什么,为什么当时没说呢?哦对了,因为阿斯托利亚半天找不到德拉科最后找上天文台了。看着他们相拥离去的背影——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如此美好,美好的让我有些睁不开眼,有点想哭呢。

——“什么都没发生,赫敏我跟马尔福结束了。不,根本就没开始过。阿斯托利亚是个好姑娘,也会是个好妻子的,不是吗。”

“哈利——”不,不是的,虽看上去就像是你终于卸下救世主光环打算游戏人间做回自己,但是我们都能感觉到,那副花花公子的皮囊下没有灵魂——赫敏有些无助,她不知道该怎么劝慰自己的朋友,她祈祷着梅林给自己的朋友多点幸运

赫敏重重的叹了口气“听我说,哈利。作为你的朋友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跟马尔福在一起,也不在乎你这段——混乱期——‘交往’的男女巫师们,我只在乎你。我、罗恩、我们所有人只在乎你是否真的开心。我们可以接受一个救世主的你,也可以接受一个花花公子的你,但前提是你真的快乐——如果你不是真的快乐,那就去做真正能使你快乐的事。你还爱马尔福吗,是的话就去找他,告诉他——毕竟一个格兰芬多总有选择并追求真爱的勇气。我们都会支持你。当然如果你想忘记,我也可以帮你来个一忘皆空。而这一切你必须做一个选择,不然只要没结果,就还是一样百爪挠心,痛的分毫不差

“给我点时间好吗,让我想想。”半晌之后,哈利终于开口

赫敏没再说什么,站起来拍了拍哈利的肩膀,率先离开了三把扫帚。哈利看着桌上七扭八歪支立着的杯子,想起被他刻意留在桌上还没开封的请帖,自嘲的笑了笑,两手用力的搓了把脸,站起来也移形幻影离开了

评论(1)

热度(8)